? 威海市国家保密局 保密文化 于无声处听惊雷 365bet好还是九州好_365bet备用网址日本_365bet亚洲版
保密文化
?
首页
>> 宣传教育 >> 保密文化
?
?
于无声处听惊雷

发布日期:2016-08-05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365bet好还是九州好_365bet备用网址日本_365bet亚洲版字号:[ ]


消息是怎么传出去的?


  “‘马头’,马上回家开政治局会议!”中南海怀仁堂的“会议”圆满结束,接管各个要地的任务也有了妥善安排,叶帅又有了新的指示。
  “回哪个家?” 马西金问。
  “玉泉山。”
  得到准备开会的电话通知,王守江赶紧离开军科院,奔赴玉泉山9号楼。已经返回的叶剑英躺在卧室休息,见到王守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用手比画了一下:“刚刚把他们抓起来了。”王守江一下子就领会了叶帅的意思。林彪出事第二天,叶剑英向王守江伸出第二个指头,只说了三个字:“他跑了。”
  深夜11时,叶剑英的儿子叶选宁和侄子叶选基在后海小翔凤(叶帅在城里的家)突然接到马西金的电话:“首长让我告诉你们,‘那四个人’给抓起来了。”他们是除了在玉泉山9号楼开会的人之外,最早知道粉碎“四人帮”确切消息的人。
  根据叶选基的回忆,在分别通知了叶选廉和叶选平(叶帅的另两个儿子)之后,他稍睡了一会儿。第二天早上7点半,闯到翠家湾王震的住地。因此,最早知道粉碎“四人帮”的老同志是王震。王震“兴奋得不得了”,马上去陈云家转告。这篇回忆文章写道:
  10月7日下午,叶选基去看望吕彤岩(吕正操之女,叶选基前妻),吕彤岩已经从父亲那里得到了粉碎“四人帮”的消息。因为10月7日上午,陈锡联代表中央在西山召开在京三总部各兵种领导紧急会议,传达粉碎“四人帮”的决定,时任铁道兵政委的吕正操参加了会议。吕彤岩问叶选基要不要将这个消息告诉邓小平,叶选基请她立即转告。于是,吕彤岩马上打电话约见了邓榕(邓小平女儿)的丈夫贺平。后来贺平告诉吕彤岩,他听到这个消息后便“飞车”赶回邓小平在宽街的住处,把这个消息告诉了邓家人。
  从这段文字可以看出,粉碎“四人帮”的消息通过官方和私下两个渠道迅速传播开来。10月6日晚的政治局会议之后,由汪东兴负责通过内部电话向京外的政治局委员和一部分省区市负责人“打招呼”,陈锡联负责军队系统,而这些人的秘书、警卫以及子女、亲属在获得信息方面有“近水楼台”之利。
  另外一个重要的消息源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耿飙持华国锋手令带军人接管电台,而原本直管电台的姚文元不再露面并且无法联系,立刻使人产生联想。电台电视台是各种消息的集散地,“流言”不胫而走。
  在临行之前,华国锋嘱咐耿飚:“总的原则是可以采取处理‘林彪事件’的办法——内部已发生了变化,但外面不要让人看出来。”叶剑英说:“要注意两条:一要防止内部混乱;二要防止向外泄密。采取处理‘林彪事件’的办法。”
  接管电台后,耿飚下达指示:“主要掌握两点:一是播音中不能泄露有关粉碎‘四人帮’的消息;二是凡节目中提到或涉及‘按既定方针办’的,一律删去,还要撤换一些不妥的节目。”
  中央宣传内容及方针的变化,使地方媒体感到迷惑。河北日报社的夜班人员,从种种迹象中察觉到了变化:“接收的新华社稿件,突然间由过去每天四五万字减少到万儿八千字。有些人们听惯了的语言,开始改调了。那几位天天大喊大叫的‘人物’,怎么不露面了?”
  同样感到迷惑的还有英国《每日电讯报》驻京记者尼杰尔?韦德,与其他信息交叉验证后,他意识到政局有重大变化,而找到这种变化的原因在当时的北京城并不困难。10月12日,距粉碎“四人帮”仅仅一周时间,《每日电讯报》连发4篇报道,率先在境外披露了“毛的遗孀被捕”等爆炸性消息。
  10月7日至14日,中央分批召开一连串“打招呼”会议,同时个别告知一些老同志,如李先念约邓颖超谈话,叶剑英派儿子叶选宁去看望胡耀邦等。
  19日,中央发出《中共中央通知》,即10月6日晚玉泉山会议上通过的16号文件,粉碎“四人帮”的消息开始按流程在党内传达。20日,各省按要求翻印、下发这份最初限定于省军级的文件,陆续传达至县团级及党外群众。
  21日晚,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打破多天的沉默,播发了新华社报道的北京游行盛况:“广大游行群众热烈欢呼粉碎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反党集团的伟大胜利,愤怒声讨‘四人帮’阴谋篡党夺权的滔天罪行。”不得报道“四人帮”垮台消息的禁令由此废除。
   由于当事人的高度重视、严格要求和身体力行,粉碎“四人帮”过程中的保密总体上是非常成功的,特别是从酝酿到行动的那一段,堪称完美。当然,这样关系重大牵涉面又广的事件,长期保密是不可能的,尤其是善后阶段,既要把信息、文件广泛地传达出去,又要保证不泄密,本身就是一对矛盾。例如,10月8日,金祖敏的秘书缪文金和随王洪文到北京任职的公安部副部长祝家耀,分别在电报和电话中用事先约定的暗语向上海的同党通风报信,泄露了“四人帮”被捕的消息。因为当时大局已定,也因为很快就获得了“小道消息”的上海市民大规模上街集会庆祝、鲜明地表达了人心所向,这两人的泄密行为并没有导致严重的后果。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